您所在的位置:闽侯新闻网 >> 综合新闻 >> 正文

用什么怀念您?我的父亲!

http://www.mhnews.com.cn  2018-06-22 15:23:55   来源:闽侯新闻网    【字号


2016DSC_0297.jpg

2016年8月31日,田兴华向老战士了解抗美援朝的故事。 林若野 摄

2016DSC_0284.jpg

2016年8月30日,见到战友的后代,老兵陈礼源欣喜不已。 林鑫 摄

2017DSC_2835.jpg

2017年6月27日,在本报牵头下,田兴华(左二)与父亲老战友座谈。 吴国棋 摄


JA3A5389.jpg

2018年6月14日,田兴华再次来到本报寻求父亲线索。 王立强 摄

微信图片_20180621161202.jpg

2018年6月11日,田兴华和亲戚在闽侯籍志愿军战士邹祯荣的陪同下前往抗美援朝纪念亭缅怀闽侯籍抗美援朝烈士。 林若野 摄

1953年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在金城陵园悼念烈士.jpg

1953年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悼念在金城战役中牺牲的烈士。 林若野 翻拍


QQ图片20160902183410.jpg

QQ图片20160902183420.jpg

QQ图片20160902183428.jpg

DSC_1865.jpg

数枚军功章,是烈士奉献的证明。 林若野 摄

DSC_1871.jpg

里面装着父亲立功证和军功章的遗物。王立强 摄


 6月17日,恰逢父亲节,上午8时45分田兴华再次踏上了返回长沙的列车,这是他第三次来闽侯寻父而归。和前两次一样,老田的笔记本和电话又增添了许多新的记录——关于父亲埋骨处的线索和不少志愿军战士及其家属的联络方式。

    同前两次不同的是,田兴华拜访了更多志愿军和他们的遗属,甚至在他们的帮助下,勾勒出了父亲的形象,确认了父亲的埋骨之处。“我想继续收集线索,写本书记录经历,让世人了解父亲对国家的贡献。我想这是我献给九泉之下父亲最好的礼物了!”田兴华动情地说道,眼中充满了对父亲的怀念。


三赴闽侯 再访父亲战友

    

    田兴华的父亲叫田全仁,1947年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华东军区25军74师222团一营机枪连任军械上士,后任给养员,当时年龄27岁。1952年6月10日,根据军委命令,25军撤销,该军74师划归志愿军第24军,参加抗美援朝。1953年7月13日,在五圣山平康前线进攻和防守 “432.8” 高地时,田全仁负伤被送入野战医院,最后因伤势过重光荣牺牲。 

    2018年6月11日,这已是田兴华第三次来到闽侯了,之后的一个礼拜里,他又陆续拜访了多位老志愿军战士,和他们促膝长谈,了解父亲的讯息和他当年战斗朝鲜战场的经历。

    “我和田全仁同属74师222团1营机枪连,在泉州集训时有过几次接触,他个子比我稍微高一些,身材适中,性格很开朗,在部队负责采买物资,每天饭后还会拉一阵子二胡,这也是当时连里战士难得的‘娱乐项目’,故而印象颇深刻。”这是竹岐乡老志愿军陈礼源对田全仁烈士的回忆,也是田兴华寻父最珍贵的记忆之一。

    田兴华最为关心的,是父亲埋骨处的地点。在拜访老志愿军尤本灿时,他提供了一条有力的线索。尤老提到, 1953年朝鲜战争进行到最后阶段,田全仁烈士牺牲的金城战役尤为激烈,很多战士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参加战斗的。“我作为1营通讯员,知道当时部队都是在战前就挖好墓坑,牺牲的战士就会被就地掩埋。”尤本灿如是说,依照他的判断,田全仁和他所属的1营当时就在432.8高地附近战斗,而当地牺牲的战士基本都是就地掩埋在平康烈士陵园!“尤老这番话,为我继续寻找父亲指明了方向!”得到父亲的具体埋葬地,田兴华显得十分兴奋。


组织烈属赴朝祭奠  

写书宣传寻父经历


    田兴华告诉记者,他此次来福州,除了继续寻找父亲的线索以外,也在积极联络老志愿军和遗属,希望组织他们明年一起前往朝鲜。“赴朝拜祭父亲英灵,并拿一钵土回乡供奉,就是我前往朝鲜的目的!”田兴华说。

    目前,他正在积极联络民政部,希望可以经由官方的渠道赴朝,不过他也坦言随着半岛局势的日渐好转,为了尽快拜祭父亲的英灵,他也许会采取组团旅游的方式赴朝祭奠。“如今,湖南和福建地区,我已经联系了十几家的老志愿军战士及其家属,大家都很期待可以到自己和父辈战斗过的地方,祭奠战友和亲人!”田兴华告诉记者。

    自6月10日来到榕城,直到离开,除了拜访志愿军老战士,田兴华也见到了如章春兰、陈淑贞等志愿军遗属。“章春兰、陈淑贞都是单位退休的职工,现在生活也很优越,可是她们同我一样,一刻没有忘记自己的父亲!提起各自的父亲她们都会忍不住哭泣。”田兴华感叹地说,“我们有许多共同点,父亲牺牲后的无助,亲人的悲痛,这些我们通通体验过,可以说我们是一根藤上的苦瓜!”

    让人欣慰的是,烈士们牺牲后,党和政府十分关心烈士子女的生活,这一点在田兴华、章春兰、陈淑贞都感触颇深。“父亲牺牲后,当年党除了给我们抚恤金,每个月还给我6元钱的生活费,并一直供我读书、当兵,没有党的关照,我如何能活到今天,并拥有这样优越的生活呢?”提起党和政府对自己的关心,田兴华激动不已,一度哽咽……

    漫漫近十年的寻父之路,田兴华搜集到了关于抗美援朝这段历史时期的400多张各类照片和数百万字的资料,他说在了却祭奠父亲的愿望后,他想把这些资料汇集成册,编写一本书,既纪念父亲和自己的寻父经历,也可以之教育世人,牢牢记住英雄的付出。

(闽侯乡音 记者 林若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