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闽侯新闻网 >> 权威媒体看闽侯 >> 正文

一座众筹的乡愁馆

http://www.mhnews.com.cn  2018-10-24 09:51:04   来源:福州日报    【字号

  乡愁馆如一块磁石,吸引着全村人的心。

  村民捐献的打谷桶。

  土坯木门青瓦房,山高水长稻田香。昨天,在闽侯县城工作的卓廷苗专程回了趟老家——小箬乡大坂村。

  “会长,我回来啦,叫人来家里搬啊!”远远瞧见村老人会会长卓廷富,卓廷苗大声招呼道。不一会儿,来了几个人,合力把一对年代感十足的筑墙板,从卓廷苗的新房搬进隔壁的乡愁馆。

  “放第三展厅,跟墙槌摆一起。廷苗,多亏你的‘宝贝’,现在这夯土墙的老物件可就齐了!”卓廷富兼任乡愁馆馆长,他仔细地为展品登记造册,小心翼翼地贴上标签条“捐献者:村民卓廷苗”。

  “这些‘老家伙’,放在家里蒙尘当破烂,放在乡愁馆啊,可就成‘宝贝’了。”卓廷苗笑容满面,这是他向乡愁馆捐献的第6件展品。

  上至1626年的钱币,下到近现代的农具、书籍,大坂村乡愁馆已收藏百余件老物件,所有展品都由村民自发捐献。这座由村民们众筹办起的乡愁馆,也成了大家的“宝贝”。它如一块磁石,吸引着全村人的心,又如一把发光的金钥匙,打开了大坂的乡村振兴路。

  “老宅,拿去用吧”

  乡愁馆坐落在大坂村中心村道旁,共两层,设有6个展厅,分别从衣、食、住、行、用、艺等方面讲述大坂的乡土故事。

  “这里以前是村民的老宅,荒废了十几年,周边杂草丛生,看起来阴森破旧。”2017年,大坂村驻村第一书记涂美英看上了这座不起眼的老宅。

  当时,驻村不久的涂美英走访村民时了解到,村里只有一个农家书屋,村民们渴望能多一些文化活动场所。何不利用这座老宅,建一座乡愁馆呢?“既能改善环境面貌,村民又能多一处文化活动场所,还能保留更多乡土文化。”涂美英一提出设想,就得到了村两委的支持。村党支部书记卓廷生马上联系了屋主。

  老宅建于1949年,由村民卓廷美、卓廷远、卓廷苗三兄弟共有。他们早已各自成家,家庭成员颇多,加上又是祖宅,能同意吗?

  “拿去用吧!”卓廷生没想到,上门征求意见没多久,卓廷苗就给了他答复。卓廷苗告诉记者:“我们三家人商量了一下,觉得乡愁馆做好了,可以教育子孙后代,是件好事,当时就决定无偿给村里用10年。10年以后的事,到时候再说。”

  “把祖宅让出来办乡愁馆”,成了村里的头号新闻,家家户户都想着出点力,有的帮忙搬东西,有的帮忙做卫生……

  “这个消息就像点着一个引子,迅速燃起了全村人的热情。”涂美英说,大坂村是传统农耕村,曾是省级贫困村,“新农村、新农民,我能感受到,不管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村民们都非常渴望改变”。

  被这种渴望深深感染的涂美英,也为乡愁馆忙活起来。修缮加固缺资金,她利用美丽乡村建设的契机,向上级争取了20多万元专项资金;设计陈列缺能人,她请共建单位福建艺术职业学院美术系的师生来帮忙。

  短短半年时间,大坂乡愁馆的修缮工作顺利完成。

  “展品,我们无偿捐了”

  乡愁馆修好了,展品从哪来?“要留下乡愁,就展示咱们村民自己的老物件!”爱好收藏的卓廷富,带头从自己的藏品中精选了42件送到乡愁馆。不用开会,不用挨家挨户动员,乡愁馆门前一声吆喝,人人都回家找东西。

  打谷桶、木耙、百年大床、烤火笼、小人书……一件件历经岁月洗礼的农具、家具、日用品、书籍等,从村民家里汇集到乡愁馆。虽然它们或“衣衫不整”,或沾满泥土,但都记录着春华秋实的喜悦,也饱含着悲欢离合的故事。

  “你看,这是最早的碾米机,俗称‘土笼’。把稻谷放进去,旋转‘土笼’,破壳的稻谷就会从缝隙里流出来……”卓廷苗不仅捐出祖宅,还捐了许多农具。15年前,他从田埂奔赴县城打工,如今操作起土笼,依然动作娴熟。

  乡愁馆2楼的一个展厅里,百年大床、衣柜、梳妆盒、贴着喜字的灯笼等老物件有序摆放,勾勒出旧时农家起居生活的场景。“这张床传了四代人,是祖辈结婚时用的,我小时候也睡过呢。”大床捐赠者是大坂村族长卓帮清,今年已90岁,介绍起老物件手舞足蹈,仿佛回到孩童时代。“以前生活苦啊,你看这些粮票、布票,家里都舍不得用。改革开放以后,生活慢慢好起来,还用上了传呼机,添置了黑白电视机……”望着乡愁馆里跨越几十年的物件,卓帮清的眼眶渐渐湿润。

  对年过六旬的卓启梅来说,乡愁馆就像诗里写的,如一张船票,一头连着他,一头连着母亲。“母亲过世十几年了,她年轻时用的梳妆盒我们一直保存着,这次村里办乡愁馆,我决定捐出来。”卓启梅说。

  对村民们来说,乡愁馆留住的不仅是一段段记忆。卓启梅说,逢年过节子孙们从各地回到大坂村,总要带他们逛逛乡愁馆,告诉他们祖辈勤劳节俭、踏实奋斗的故事。

  “服务,大家一起上”

  乡愁馆建起来、布置好,谁来管理、维护呢?答案依然是,众筹。

  第一个响应的是卓廷富,他不仅是看护人,还是义务讲解员。不管是村民,还是外来游客,只要有人来,他就会详细介绍馆内的展品。“村民信任我,就由我来为大家守住乡愁!”卓廷富说。

  卓廷生字写得好,又是村干部,便带头做起村民捐献物品的登记造册工作,登记每一件展品的捐赠信息。

  村里的妇女组建起“卓玛”志愿服务队,为游客提供服务。“我们能歌善舞,可以为大家表演!”志愿服务队负责人林益美说。

  “我回家搬梯子来。”“不行呀,这钢筋太长了,得剪!”“我有工具,马上去拿。”这不,听说乡愁馆要装监控设备保护馆里的“宝贝”,热心村民们又赶来帮忙了。

  “建乡愁馆,全村齐参与。能感觉到,大家比以前更加团结、更有凝聚力了。”卓廷生说。

  “未来,一定越来越好”

  在村民心中,乡愁馆不仅是重温过去、延续情怀的地方,更承载着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没打广告,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知道了。”卓廷富介绍,乡愁馆建好后,先是吸引了周边村的村民,后来是外面的游客,仅今年国庆假期,就有近千名游客前来参观。

  这些都让村民们更加坚定了乡村振兴的信心。“乡愁馆以前是那么破旧的房子,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村里的地标。这些变化,大家都看在眼里,观念也随之改变。”涂美英说,村里要引进福建省中艺美术馆做艺术村项目,村民们立即支持,近30户村民爽快地签约,无偿提供10年老宅使用权。目前,艺术村一期项目已改造完成,已有6名艺术家驻村创作。

  听说家乡的变化,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也为之振奋,纷纷回到大坂创业。从没种过地的卓金伙,返乡扛起了锄头,和好友卓正权一起承包土地,种起了有机蔬果,发展采摘游。最近,他们又投资50万元建民宿、农家乐,忙得不亦乐乎。

  “大坂村正在申请‘美丽乡村再提升村’项目,乡愁馆有望迎来升级。”卓廷生介绍,他们还在对接旅行社,积极打造以大坂为中心,串联周边村庄的乡村游路线,“大坂的未来,一定越来越好”。

  (福州日报 记者 陈滨峰 杨莹 谢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