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闽侯新闻网 >> 社会民生 >> 正文

变迁的城镇 不变的百年龙舟

http://www.mhnews.com.cn  2014-06-04 16:07:55   来源:东南快报    【字号

  每到端午时节,每个村就会聚在一起赛龙舟

  老队员退役后便负责龙舟队的后勤,为他们准备可口的饭菜

  一赛起龙舟来,村里男女老少都会到河边观看

  时值农历五月初三下午2点,在60多米宽的水道之上,随着一条条龙舟锣鼓的律动,敲开了汉子们入水赛舟的开场白。

  喝上一口红牛,整理一遍装束,船头上那个体型稍胖的男生则在有节奏地敲鼓,简单不变的节奏让岸上的老人、小孩也忍不住跟着打起了拍子,一起吆喝起来。

  闽侯上街镇美岐村60岁的老林站起身来,指着那条龙舟上敲鼓的胖子说,“那是我孙子”,笑容间略有得意之色。

  近些年来,随着城市化的进程,上街镇不少村落从临水村变成城中村,然而上街人却从不担心龙舟传统如同老故居那样会被连根拔起。100多年来,袁岐头桥还是那条流了数百年的河水,那一弯龙舟仍如龙跃水上,在河网穿梭竞逐。

  村庙里贴满大红色的龙舟邀约帖

  燥热的天气早已经被人忽略,大车小车,只进不出的大人小孩已经把通往溪源河边的必经之路堵得水泄不通。百年老榕树下、说不出仙名儿的土地庙、座无虚席的堤岸边,都让人有种梦回童年的感觉。

  在几步之隔的美党村庙里,贴满了一排排的大红帖子。这些帖子是村里向年轻人发出的龙舟邀约。“才3月份,这些帖就贴出来了。”35岁的美党村村民林伟说,在上街镇的其他几十个村里的情形也是如此。

  虽然城市化变迁的车轮挡不住,但在这块难得保留下来的地儿上,上街人还是难掩端午赛龙舟的喜庆。按照往年的惯例,到了农历五月的初一到初五期间,上街镇四面八方就会聚集来20多条龙舟参加比赛。

  “一到年初,一听说要准备了,不少人心就飞了出去。”林伟说。

  穿上龙舟衫就像加上一股龙精虎猛劲

  林伟身上那件黄蓝相间的紧身龙舟衫在人群里非常亮眼,但这只有上船赛舟的人才有资格穿上。

  “这是你代表村子赚足面子和荣誉的象征和资格。”林伟说,龙舟衫的魅力不仅仅在于能让选手更受人关注,更重要的是,穿上龙舟衫的人会被注上一股势不可当的劲头。

  就像林伟说的,在这500多米长的水上赛道,在纵身驶向前方的征途中,赛舟的选手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古铜色的皮肤,也没有结实如铁的肌肉张扬在阳光下的美感,以及酣畅淋漓的力量之美。取而代之的是,脖子上戴着粗犷霸气的土豪金项链,紧身衣下无法掩饰,根本压抑不住而“迸出”的层层赘肉。但这不到2分钟的角逐中,他们用力挥桨的力度,龙舟前行的速度与水花飞溅的高度,依旧能让岸上的人感受到紧张。即使偶尔有并行瞬间,双方船头也必定在四目对视瞬间将口号叫得更响,节奏调整更快,直到逼着与对手拉开距离。

  河道上的闹嚣律动让不少的老人小孩跃跃欲试。就连坐轮椅的老人们也跑出来凑热闹。吆喝声里,56岁的林炳天说,不光是在堤岸边上爱看船的后生渴望穿上这些有符号意义的衣服,就连后勤的老人也巴望着想穿上一件。做了35年龙舟划手的他,如今退居二线仍执著地给年轻后生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种幸福感。

  龙舟虽凋零传承却仍在坚守

  2002年左右,上街镇开始步入到城市化的进程中去,不少村落从临水村变成城中村。除了不少人外迁之外,相比于几十年前脸朝黄土背朝天,上街镇不少的人都过上了租房收租、手工根雕的富裕生活。

  春节里,姓氏宗祠间的游神,在这些年来也逐渐淡化,甚至销声匿迹。而且当下年轻人打麻将、玩电脑、打游戏机的生活习惯饱受这些老划手的一些诟病。“上街龙舟赛,最鼎盛的时候镇里20多个村能聚上100多条龙舟参赛。”即使不负当年的盛况,锐减成如今凋零的20多条龙舟竞赛,但是美党村里的老人们仍很淡定。他们似乎认为,只要这条溪源河还在,就会有人来赛龙舟,不用组织,更不用特别号召,一百多年以来,都是如此。不需要老划手的刻意指点,现在80后已经是主力了,90后的年轻血液也有一些了。

  “春节可以不过,但是端午却不能不过。”林伟说,虽然赛龙舟的传承,村里的人一直坚守,但是还是变了很多。与以前赛船斗舟,邻村斗气的性质不一样,如今的龙舟演变成早已摒弃宗族观念,和气交友的平台了。

  (东快 记者 陈木易 林良划 文/图)